• 标签: 写人387 个结果。
  • 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

    惜乎!

    贾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也。

    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

    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

    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

    得君如汉文,犹且以不用死。

    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

    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

    将之荆,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

    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

    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昼,犹曰:“王其庶几召我。

    ”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

    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豫?

    ”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

    而吾何为不豫?

    ”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

    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

    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灌婴连兵数十万,以决刘、吕之雌雄,又皆高帝之旧将,此其君臣相得之分,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

    贾生,洛阳之少年。

    欲使其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亦已难矣。

    为贾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绛、灌之属,优游浸渍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不过十年,可以得志。

    安有立谈之间,而遽为人“痛哭”哉!

    观其过湘为赋以吊屈原,纡郁愤闷,趯然有远举之志。

    其后以自伤哭泣,至于夭绝。

    是亦不善处穷者也。

    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

    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

    呜呼!

    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遗俗之累。

    是故非聪明睿智不惑之主,则不能全其用。

    古今称苻坚得王猛于草茅之中,一朝尽斥去其旧臣,而与之谋。

    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

    愚深悲生之志,故备论之。

    亦使人君得如贾生之臣,则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见用,则忧伤病沮,不能复振。

    而为贾生者,亦谨其所发哉!

  • 当年只自守空帷,梦里关山觉别离。

    不见乡书传雁足,唯看新月吐蛾眉。

    厌攀杨柳临清阁,闲采芙蕖傍碧潭。

    走马台边人不见,拂云堆畔战初酣。

  • 玉颜红烛忽惊春,微步凌波暗拂尘。

    自是当歌敛眉黛,不因惆怅为行人。

  • 下武维周,世有哲王。

    三后在天,王配于京。

    王配于京,世德作求。

    永言配命,成王之孚。

    成王之孚,下土之式。

    永言孝思,孝思维则。

    媚兹一人,应侯顺德。

    永言孝思,昭哉嗣服。

    昭兹来许,绳其祖武。

    于万斯年,受天之祜。

    受天之祜,四方来贺。

    于万斯年,不遐有佐。

  • 天下之患,最不可为者,名为治平无事,而其实有不测之忧。

    坐观其变,而不为之所,则恐至於不可救;

    起而强为之,则天下狃於治平之安而不吾信。

    惟仁人君子豪杰之士,为能出身为天下犯大难,以求成大功;

    此固非勉强期月之间,而苟以求名之所能也。

    天下治平,无故而发大难之端;

    吾发之,吾能收之,然后有辞於天下。

    事至而循循焉欲去之,使他人任其责,则天下之祸,必集於我。

    昔者晁错尽忠为汉,谋弱山东之诸侯,山东诸侯并起,以诛错为名;

    而天子不以察,以错为之说。

    天下悲错之以忠而受祸,不知错有以取之也。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昔禹之治水,凿龙门,决大河而放之海。

    方其功之未成也,盖亦有溃冒冲突可畏之患;

    惟能前知其当然,事至不惧,而徐为之图,是以得至於成功。

    夫以七国之强,而骤削之,其为变,岂足怪哉?

    错不於此时捐其身,为天下当大难之冲,而制吴楚之命,乃为自全之计,欲使天子自将而己居守。

    且夫发七国之难者,谁乎?

    己欲求其名,安所逃其患。

    以自将之至危,与居守至安;

    己为难首,择其至安,而遣天子以其至危,此忠臣义士所以愤怨而不平者也。

    当此之时,虽无袁盎,错亦未免於祸。

    何者?

    己欲居守,而使人主自将。

    以情而言,天子固已难之矣,而重违其议。

    是以袁盎之说,得行於其间。

    使吴楚反,错已身任其危,日夜淬砺,东向而待之,使不至於累其君,则天子将恃之以为无恐,虽有百盎,可得而间哉?

    嗟夫!

    世之君子,欲求非常之功,则无务为自全之计。

    使错自将而讨吴楚,未必无功,惟其欲自固其身,而天子不悦。

    奸臣得以乘其隙,错之所以自全者,乃其所以自祸欤!

  •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

    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

    爱共叔段,欲立之。

    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

    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

    佗邑唯命。

    ”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

    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

    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

    ”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

    ”对曰:“姜氏何厌之有!

    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

    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

    ”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

    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

    欲与大叔,臣请事之;

    若弗与,则请除之。

    无生民心。

    ”公曰:“无庸,将自及。

    ”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

    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

    ”公曰:“不义,不暱,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

    夫人将启之。

    公闻其期,曰:“可矣!

    ”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

    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

    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

    ”段不弟,故不言弟;

    如二君,故曰克;

    称郑伯,讥失教也;

    谓之郑志。

    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既而悔之。

    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

    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

    ”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

    ”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

    ”公语之故,且告之悔。

    对曰:“君何患焉?

    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

    ”公从之。

    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

    ”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

    ”遂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

    《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是之谓乎!

  • 少壮从戎马上飞,雪山童子未缁衣。

    秋山年长头陀处,说我军前射虎归。

  • 赫赫明明。

    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

    整我六师,以修我戎。

    既敬既戒,惠此南国。

    王谓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陈行。

    戒我师旅,率彼淮浦,省此徐土。

    不留不处,三事就绪。

    赫赫业业,有严天子。

    王舒保作,匪绍匪游。

    徐方绎骚,震惊徐方。

    如雷如霆,徐方震惊。

    王奋厥武,如震如怒。

    进厥虎臣,阚如虓虎。

    铺敦淮濆,仍执丑虏。

    截彼淮浦,王师之所。

    王旅啴々,如飞如翰。

    如江如汉,如山之苞。

    如川之流,绵绵翼翼。

    不测不克,濯征徐国。

    王犹允塞,徐方既来。

    徐方既同,天子之功。

    四方既平,徐方来庭。

    徐方不回,王曰还归。

  •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宝剑值千金,被服丽且鲜。

    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

    驰骋未能半,双兔过我前。

    揽弓捷鸣镝,长驱上南山。

    左挽因右发,一纵两禽连。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飞鸢。

    观者咸称善,众工归我妍。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胎鰕,炮鳖炙熊蹯。

    鸣俦啸匹侣,列坐竟长筵。

    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

    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

    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

  • 汉宫美女多如云,中有一人字昭君。

    天生倾国倾城色,玉质孤高卓不群。

    来至掖庭已有年,愁听宫漏独成眠。

    可怜绝色等闲弃,汉帝不分媸与妍。

    非是君王不好色,佳人如织绕其侧。

    颠鸾倒凤夕连朝,遍识群芳犹未得。

    思幸佳人无孑遗,九重选美事颇奇。

    不劳龙目亲遴选,分辩媸妍赖画师。

    高低美丑瘦和肥,全仗画师笔一挥。

    古有按图寻骏马,今皇凭画幸嫔妃。

    粉黛欲蒙君眷顾,千金竟把画工赂。

    钱有几多艳几多,无钱休得君恩遇。

    群娥每每沐皇风,独有昭君际遇穷。

    自恃无双才与色,讵肯摧眉赂画工!

    朔方正月雪澌澌,单于策马至京西。

    因闻汉阙多佳丽,欲索一人娶作妻。

    汉帝闻言忙颔首,和亲政策由来久。

    只求边塞暂安宁,愿向单于献佳偶。

    诏传呈上美人图,御笔按图点丽姝。

    宫中美色真难舍,乃选庸姿嫁北胡。

    钦点宫娥上殿堂,昭君为字名王嫱。

    红袖翩跹迤逦至,至时四壁顿生光。

    纤步凌波行若止,清香袅袅风吹蕊。

    骨似琼瑶肌似冰,明眸转盼如秋水。

    芳华盖世满堂惊,汉帝茫然叹失声。

    画上庸姿乃绝色,其间究竟是何情?

    君言既出难更改,忍送红颜归翰海。

    暗将昭君比众妃,三千佳丽无光彩。

    含颦忍泪别君王,贱妾从今辞故乡。

    不用满朝贤将相,蛾眉为国靖边疆。

    妾今远嫁万千里,胜在深宫寂寞死。

    宫中尚有如花人,不赂画工命似纸。

    愿君莫惜妾微身,应惜忠心体国臣。

    但得贤才良将在,守边何必用佳人!

    更怜豪杰没尘埃,辜负平生万丈才。

    岂能屈节事权贵?

    慷慨高歌归去来!

    绝色常遭妖女妒,贤才每被奸人误。

    栖身异域本寻常,多少英雄悲失路!

    铁马戎装出塞去,莫愁身似风中絮。

    既然此地不留人,他乡自有留人处!

    朔漠茫茫走石沙,随身唯有一琵琶。

    此去诚知难复返,天涯何处不为家!

    黄雾涨天雪晦冥,黑云拂地风膻腥。

    高原万里草皆白,大漠千年冢独青。

    无端叙写昭君辞,红粉飘零实可悲。

    千古英雄同一叹,伤怀岂止为蛾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