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拼音

好事近 过南云门

南北两云门,竹圃稻畦如画。

罢亚黄云万顷,自长渠飞洒。

太行钟秀尽三乡,形胜*高下。

笑我年来用舍,似田间秧马。

诗人简介

王恽,字仲谋,号秋涧,卫州路汲县(今河南卫辉市)人。元朝著名学者、诗人、政治家,一生仕宦,刚直不阿,清贫守职,好学善文。成为元世祖忽必烈、裕宗皇太子真金和成宗皇帝铁木真三代的谏臣。► 241篇诗文

诗文推荐

睡足淡梳妆,喜见诗人元白。

不学艳红妖紫,壤花仙标格。

须知玉骨本天然,不是借人力。

准拟小春重看,望秋灰无射。

吾庐吒穷巷,有酒无佳客。

年年家酿香,延首定攀忆。

分持远相遗,岂问杯杓窄。

所贵明月前,共此一尊色,去年冬苦寒,雪水填四泽。

瓮面蚁不浮,弱糟无劲力。

瓶罂贵洁清,而器不亲涤。

泥封意虽勤,审视颇无则。

如闻近所往,恶味同食檗。

恨无醇德将,非缘逾日昃。

大类献空笼,报赐烦双璧。

想当设肴饵,清兴随太白。

流涎不及味,顾我岂逃责。

我贫如陶侃,每蒙邻舍德。

墙头有馀惠,不敢自专得。

今复再分献,庶以补前慝。

愿公领微衷,毕此无馀沥。

双花连袂近香猊。

歌随镂板齐。

分明珠索漱烟溪。

凝云定不飞。

唇破点,齿编犀。

春莺莫乱啼。

阳关更在碧峰西。

相看翠黛低。

少传傅三朝气老,文章壮九州。

赋诗资政殿,赐字太清楼。

拔烛辞轩陛,簪花近冕旒。

庆门吾老矣,华国汝能不。

春色融怡画不如,落花狼籍晓风余。

流莺为尔难忘酒,迟日教侬又废书。

芳草芊芊行欲遍,垂杨嫋嫋折来疏,到头别卜连园地,悔学齐婴近市居。

小盆池,新压藕,翠盖已擎雨。

巧弄红妆,明艳便能许。

自怜华发萧萧,风流无分,醉时眼、何妨偷觑。

黯然伫。

回首今是何时,逢花笑还语。

梦里西湖,双落泪如缕。

斜阳十里烟芜,六桥风浪,有谁掉、采莲舟去。

春蕙秋兰,断岩空谷终难近。

何如逸韵。

十里香成阵。

倾盖论交,白首情无尽。

因君问。

新声玉振。

更觉花清润。

当时巧笑记相逢。

玉梅枝上玲珑。

酒杯流处已愁浓。

寒雁横空。

去程无记更从容。

到归来好事匆匆。

一时分付不言中。

此恨难穷。

小倦带馀酲,澹澹数櫺斜日。

驱退睡魔十万,有双龙苍璧。

少年莫笑老人衰,风味似平昔。

扶杖冻云深处,探溪梅消息。

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素秋新霁。

华阙中天,锁葱葱佳气。

嫩菊黄深,拒霜红浅,近宝阶香砌。

玉宇无尘,金茎有露,碧天如水。

正值升平,万几多暇,夜色澄鲜,漏声迢递。

南极星中,有老人呈瑞。

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度管弦清脆。

太液波翻,披香帘卷,月明风细。

銮殿秋深,玉堂宵永,千门人静。

问天上、西风几度,金盘光满,露浓银井。

碧云飞下双鸾影。

迤逦笙歌近笑语,群仙隐隐。

更前问讯。

堕在红尘今省。

渐曙色、晓风清迥。

更积霭沈阴、都卷尽。

向窗前、引镜看来,尚喜精神炯炯。

便折简、浮丘共酌,奈天也、未教酩酊。

来岁却笑群仙,月寒空冷。

郁烈香浮雨,团栾绿荫波,近堤千叶乱,知有画船过。

碧云开,红日丽,宫柳碎繁影。

犹记朝回,马兀梦频醒。

天教一舸江湖,数椽涧壑,渐摆脱、世间尘境。

已深省。

添买竹坞千畦,荷漪两三顷。

鹤引禽伸,日月峤壶永。

不须瓮里思量,隙中驰骛,也莫管、玉关风景。

一点芳春近破瓜。

生香小朵莹无瑕。

水曹梅萼初擎蕾,石土琼苞未放花。

眉刷翠,鬓堆鸦。

淡妆何必尚铅华。

御沟红叶题诗处,应记当年天子

道近可怜驽马骏,时平不见布衣雄。

花萼清辉近,蓬莱紫气浓。

濮园流庆与天同。

生得名驹千里、籋秋风。

阅武戈初偃,论文酒不空。

摩挲铜狄灞桥东。

看取朱衣双引、袭真封。

三竿日出,爱调妆人近。

凫藻熏炉正香润。

看樱桃小注,桂叶轻描。

图画里只少耳边朱晕。

金簪二寸短,留结殷勤,铸就偏名有谁认。

便与夺鸾篦,锦髻梳成,笑犹是,少年风韵。

正不在相逢合欢频,许并坐双行,也都情分。

四月荆南桑柘美。

泥就蚕房,雪净无尘滓。

红帖糊门多禁忌,家家阿妇劳纤指。

笑语小姑应夜起,好事今冬,早把衣裳备。

推却缫车佯不理,小姑为恼前言戏。

忧患二毛侵,目睫亦毵毵。

篇什弃置久,遑暇阅龙龛。

吴侯主诗盟,欲从靳如骖。

古风风格老,叙事若绮谈。

宦情既淡薄,世故应饮谙。

置驿复郑庄,好奇过岑参。

优游聊卒岁,俯仰自无惭。

近取忘年友,得一乃分三,梁向竞爽姿。

迈也恐不堪,辄持水中蒲,拟并浦上柟,诸公不鄙夷,细流纳江潭,有酒必晚饮,分题许同探。

向子忽话别,寒霜万岭含。

千里足勿惮,一行心亦甘。

青冥定特达,高贤上所贪。

江头春色回,和气已醺酣。

伊郁思陶写,故人居巷南。

破砂盆,漏灯盏。

死偷心,灭正眼。

近之则愈远,亲之则愈疏。

瞻之在前,忽然在后。

全明全暗,双放双收。

番复看来,当甚热大。

是则也是,只如进前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