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拼音

早过淇县

高登桥下水汤汤,朝涉河边露气凉。

行过淇园天未晓,一痕残月杏花香。

诗人简介

查慎行(1650~1727) 清代诗人,当代著名作家金庸先祖。初名嗣琏,字夏重,号查田;后改名慎行,字悔余,号他山,赐号烟波钓徒,晚年居于初白庵,所以又称查初白。海宁袁花(今属浙江)人。康熙四十二年(1703)进士;特授翰林院编修,入直内廷。五十二年(1713),乞休归里,家居10余年。雍正四年(1726),因弟查嗣庭讪谤案,以家长失教获罪,被逮入京,次年放归,不久去世。查慎行诗学东坡、放翁,尝注苏诗。自朱彝尊去世后,为东南诗坛领袖。著有《他山诗钞》。► 24篇诗文

猜您喜欢

未过蒋山关,须过蒋山关。

过得蒋山关,呼唤不回,牢笼不住。

平地鼓洪波,青天撒白雨。

石田笑嘻嘻,未敢轻相许。

射虎不真,徒劳没羽。

白鸟过林分外明。

天上云为瑞,人间睡作魔,疏帘清簟汗成河。

酒醒梦回眵眼、费摩挲。

但有寒暄问,初无凤鸟过。

尘生铜碾网生罗。

一诺十年犹未、意如何。

龙舆春晚,晓日转三川。

鼓吹惨寒烟。

清明过後落花天。

望池馆依然。

东风百宝泛楼船。

共荐寿当年。

如今又到苑西边。

但魂断香軿。

农夫怨,农夫怨,此怨非是怨年荒,此怨翻因年谷贱。

终年辛苦不少懈,及到秋成拟偿债。

谁知斛粟不百钱,利尚不偿本仍在。

秋来露冷刈获时。

早是朝来债又催。

况兼荒政输官急,不管农夫垂泪泣。

君王明哲洞无遗,此怨君王知不知。

凝真宫前十二峰,两峰娟妙翠插空;

余峰竞秀尚多有,白壁苍崖无数重。

秋江漱石半山腹,倚天削铁荒行踪。

造化钟奇矗瑶巇,真灵择胜深珠宫。

朝云未罢暮云起,阴晴竟日长冥蒙。

瑶姬作意送归客,一夜收潦仍回风。

仰看馆御飞楫过,回首已在虚无中。

惟余乌鸦作使者,迎船送船西复东。

频年尽室依此行,意谢侏儒奉囊粟。

今当舍竹去作吏,竹为嘿嘿如抱辱。

嗟我作吏岂俗徒,虽非计然念则熟。

如闻西江之水深无底,可以濯缨仍濯足。

昔人一为功名误,置碑且虑变陵谷。

那知立名自有道,未妨痛饮离骚读。

人生于世譬于味,马肝不食宁非肉。

弟当进德使有闻,兄亦自期无碌碌。

休放醉。

体放醉。

想贤岂敢,对他官员恁地。

*修行、上士无争,实无心醉你。

休恣意。

省可贪杯,早崇善事。

把性命、下手完全,做神仙活

八旬庆会,人间盛事,齐劝一杯春酿。

胭脂小字点眉间,犹记得、旧时宫样。

彩衣更著,功名富贵,直过太公以上。

大家著意记新词,遇著个、十字便唱。

腰肢一缕纤长。

是垂杨。

泥泥风中衣袖、冷沈香。

花如颊。

眉如叶。

语如簧。

微笑微颦相恼、过回廊。

晨朝已失。

桑榆复过。

漏有去箭。

流无还波。

切念不减。

疑虑益多。

季俗易骄。

危心少知。

我之忧矣。

用是作歌。

虾蟆跳上梵天,蚯蚓蓦过东海。

洞庭湖顶门著地,龙蟠山脑后见腮。

早翫华池阴。

复影沧洲枻椅柅芳若斯。

葳蕤纷可结。

霜下桂枝销。

怨与飞蓬折。

不厕玉盘滋。

谁怜终委绝。

车马东门别,扬帆过楚津。

花繁期到幕,雪在已离秦。

吟落江沙月,行飞驿骑尘。

猿声孤岛雨,草色五湖春。

折苇鸣风岸,遥烟起暮蘋.鄱江连郡府,高兴寄何人。

长忧非生意。

短愿不须多。

但使尊酒满。

朋旧数相过。

秋风七八月。

清露润绮罗。

提瑟当户坐。

叹息望天河。

保此无倾动。

宁复滞风波。

灯花太喜酒樽空,客路真成印雪鸿。

出寒曲中迷灞滻,筹边图裹认维松,汗鞮虱胄心犹壮,篷矢桑弧鬓已翁。

东望只知归计是,轻舠苕霅采夫容。

竹君清绝润於玉,谱牒出自淇之澳。

移根分种置吾庐,才隔樊墙即家塾。

塾之所有无非书,师友摛文剪其芜。

此君儿郎趣亦雅,骈头相过纷铺舒。

鲜鲜绿色照邺架,骎骎宗祖可方驾。

钩章题品得骚翁,倍使新篁长光价。

矛甲鏦鏦看击云,未逊六千君子军。

琅玕一一如椽大,此中更有风月存。

巨细何异公领孙,低昂尤若主承宾。

有宾如君诚可人,西窗六月暑如焚。

会见为君涤除势恼来凉薰。

风起洲渚寒。

云上日无辉。

连山眇烟雾。

长波迥难依。

旅鴈方南过。

浮客未西归。

已经江海别。

复与亲眷违。

奔景易有穷。

离袖安可挥。

欢觞为悲酌。

歌服成泣衣。

温念终不渝。

藻志远存追。

役人多牵滞。

顾路惭奋飞。

昧心附远翰。

炯言藏佩韦。

漏瑟侵琼管。

润鼓借、烘炉暖。

藏钩怯冷,画鸡临晓,怜语莺啭。

殢绿窗、细咒浮梅盏。

换蜜炬、花心短。

梦惊回,林鸦起,曲屏春事天远。

迎路柳丝裙,看争拜东风,盈灞桥岸。

髻落宝钗寒,恨花胜迟燕。

渐街帘影转。

还似新年,过邮亭、一相见。

南陌又灯火,绣囊尘香浅。

黄金妙相,著衣喫饭。

因我礼你,早眠晏起,咦,谈玄说妙太无端,切忌拈花自热瞒。